01    
 
「喂!我喜歡你」
 
「幹嘛! 你很噁心耶~難怪人家說寧願相信世上有鬼,也不要相信男人那一張嘴」
 
「是嗎?我倒是覺得寧願相信男人那一張嘴,也不要相信夜路走多會遇到鬼」
 
「白痴」她笑了笑
 
還記得以前看過一個廣告,當有些人正當開心時,死神卻拿著鐮刀稍稍的出現在門口
 
此時出現一句台詷「世事難料,還是xx(保險) 較好」
 
我永遠不會忘記那天晚上發生的事…
 
 initpintu_副本2  
 
我一直覺得人生就是一張空白的圖書紙,只要你不試著加點顏色,那麼,它就會一直是白的。
 
隨著澳洲打工的畢業日越來越近,有些事如果不去做,那麼等想做的時候就太遲了。
 
這個週休二日,週六被臨時叫去工作,但我還是決定週日到二百五十公里外的雪梨去看看設計展和櫻花季,
 
因為這週後活動就結束了。
 
 
週日早上開車到雪梨最外圍的小鎮(二個小時),然後轉搭火車進市區(二個小時)。
 
來了雪梨快二年,直到今天…才入手了opal 卡,opal 卡就像是台北捷運悠遊卡。
 
特別的是在週日使用這張卡,全日不限里程,不管坐船,坐巴士,坐郵輪,全天只要付2.5澳(相當台幣七十元) 就可以整天玩透透
 
對於假日想賴在宅哥宅妹們這真是出門的一大的誘因呀。(很划算但是我忘了算開車過去的來回成本就要四十澳,相當台幣1000元)
 
 
折騰了三個小時總算到了較近的郊區,計畫是打算先到距離較近的Auburn 去看一下cherry bloom festival,  之後再去市區看設計展,這二個今天都是最後一天,無奈的是時間並不是那麼的充裕,所以…很可能會來不及看另一個。但是還是決定先去看櫻花。
 
那知道人算不如天算,從Pramatta 到Auburn 的鐵軌假日正好在維修,要轉搭巴士前往,到達時又看到往目的地的免費接駁車大排長龍,
等了二十分鐘還不見車影,所以我決定用走的去。走了三十分鐘,到達時已是四點,距離關門時間只有一小時。
 
雖然只有短短的一小時,在裡面其實已經足夠。很可惜的是裡面滿滿的人潮,而櫻花樹不如預期的多…很明顯的和心中期望落差過大。
 
特別是在沒有隊友的協助,只能碰運氣找路人甲幫我拍照。
 
所以今天來回10個小時的交通時間,結果只看了一個小時的櫻花(正確來說是十分鐘)… 是不是有點蠢呀!?
 
但吃了燒臘飯,在亞洲超市買了點東西,至少… 止了一點鄉愁!
 
 IMG_7199  
 
 
接下來故事開始恐怖了…
 
 
在開車回去的路上,一如往常的黑。但由於之間已經有很多開夜車的經驗,對於袋鼠我也不是那麼的害怕了。
 
我開始喜歡晚上開車的原因是沒有車會一直超我。所以可以很自由的開,但卻也因為如此,少了那種緊張感。
 
也許是走路太累的關係,在火車上又沒有好好的休息。
 
在黑夜中一路呼嘯。路中的霧不時的貼在我的擋風玻璃像是陰魂不散的鬼一直緊跟著我。
 
眼皮此時異常的沉重,也不是覺得很想睡,但是眼皮就是會睜了就不想張開。
 
收音機裡的搖頭樂開始成了一首首的緊箍咒,我的眼皮就像是加了石頭般的沉重,好像一閉眼就再也睜不開了!!
 
我在中途的小鎮休息了十分鐘才又上路。
 
有時,真的恨死開車了,必須聚精會神的死盯著前面什麼事都做不得。
 
就在半夢半醒之間(!?),在和眼皮交戰著,此時導航告訴我,還有二分鐘,約二公里就要到家了,加油!! 再撐一下。
 
說時遲那時快,等我睜開眼的一瞬間,車子已經一路衝向路肩了!!  
 
連罵幹的時間都沒有,更別說什麼人生跑馬燈了。「碰」一路衝向草堆裡!
 
等車停下來時,就像是麥克傑克森演唱會裡的四十五度傾斜。
 
images  
 
車懸在半空中。前輪像陷進了一個洞裡。後輪直接懸空。
 
我試著用體重想把車給壓回來。但和車子噸位比起來,我猶如螻蟻。
 
試著發動引擊。好在還可以發動。但是陷進泂裡的輪胎,再怎麼踩也只是空轉。
 
他媽的…這下該怎麼辦呢!? 凌晨一點!! 出了車禍,車懸空卡在路邊。 幹! 明明剩二分鐘就到家了,怎麼會這樣…
 
 當下的心情其實是很空白的,因為四下無人,而我又不知道該怎麼解救自已。可以確定是… 我是救不了自已的。
 
於是…算了!!!決定走回去睡覺先。剩下的明天再說吧!!
 
阿多麼痛的領捂,你曾是我的全部!! 只是回首來時路,每一步都好覺得孤獨!~!  
 
走了三十分鐘的路回到露營區。好好的睡了一覺。
 
 
早上發了求救簡訊給以為能救我的人,沒想到…能救我的人沒能來救。來救我的反而是不相干的路人。
 
澳洲,真的是很奇怪的地方,早上,澳爸來關心我的車為什麼沒有回來,我告訴他發生的事,他說,他不知道能不能幫忙。
 
但是可以陪我去看一下。於是七點,我們回到案發現場堪察。
 
我發現每一輛經過的車都會停下來看,很緊張的看裡面有沒有人傷亡,我們到的時候 剛好了一輛車停下來跑去察看車上有沒有人,
 
然後澳爸和他說了一下話。
 
他說要有鐵鍊把車子拉上來才行。他有!可以回去拿。
 
然後經過的車輛都會慢下來問,一切好嗎? 有沒有人傷亡之類的。
 
這世界上真的很奇怪,當能幫助你的,不是朋友,而是一些陌生人時,你會覺得這世上充滿了愛!!
 
就這樣,我在澳洲第一次的車禍並不是如預期的撞到袋鼠,更不是撞到車,而是自我毀滅的撞向草堆裡。
 
澳爸用他的四驅車用鐵鍊輕易的就幫我把車子給拖了出來,神奇的是這次車禍,我人不但沒事 而且車子也一點損傷也沒有。
 
路人說:如果再往前一點,車進了大洞 到時來個前滾翻,那就不妙了。
 
所以說:這不是奇蹟,什麼才是奇蹟!?
 
我想死神這次是認錯了人!!才抓了我又放過我!!
 
每一次的生死一瞬間都讓我懷疑,明天和意外,永遠不知那一個會先來。
 
所以,我們只能把握當下。將生命過得充實。再也沒有什麼比後悔更慘的事了。

 
03ff51pzok  
不信鬼神的我,但那夜之後,竟開始相信…世上有鬼!!
 
 
後記:
 
在小鎮,謠言總是傳的比想像中的快,隔天,所有人都知道了我發生意外的事,Tony老伯很幽默的嘲諷我是:自殺炸彈客。
 
還說我是狂熱宗熱份子。我也很幽默的回他:那你要小心不要讓我經過你家哦!!
 
其實,我很猶豫到底要不要說謊是為了閃動物才發生意外,畢竟打瞌睡出車禍真的會被笑死。
 
但是,美國隊長也說過了:一但你開始逃,就會逃一輩子。
 
所以,我還是勇敢面對了。被笑了就被笑吧!!!
 
 
 
 initpintu_副本3  
 我永遠不會忘記那年冬天,我和我的車子一起倒栽蔥的日子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Mr.Neil 的頭像
Mr.Neil

淵淵相報何時了

Mr.Neil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俴 誏 ? 闚
  • 那也別下全果發定見明把公將多重可,出一說來是不

    免費線~上□看◎ goo.gl/SbIKlX